叶希声

supernova

跨年呢。

微微回顾16年,我是回避不了老叶的存在的。

我的现实与他无关,但仍能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找到他的影子。很抽象,却确实存在。很微烁,却潜默而驻存。


说些题外话。

记得一篇主角是金岳霖先生的文章。作者仿佛先生的故交般,描述他喜爱斗蛐蛐,喜爱和孩子们玩闹,赢者得最大的水果。写他天真烂漫,故最后称其为赤子。
可惜我最早接触的是他对林徽因的痴情态度,实在想象不出哪样的人既能有爱恋者的宛转心窍,又能如赤子般纯粹出世。

在生活中,我也遇到过很好的人,是我单薄人生中所见的,(起码是表面上)最干净的一个了。他能在庸常中始终不骄不躁的有所作为,态度对每个人都非常和善。这对于青春期的男生来说太珍贵了。
但因为最终也不是推杯交盏的朋友,所以纵使他从头至尾的行为举措都能让我打上满分,我的潜意识里仍然会埋下怀疑的种子。

所以,因而。
能认识叶修真的太好了。

能够翻阅这本书,从头至尾知道他的所作所为。从此一个至诚的灵魂,鲜活地生存在我的内心中。
不会怀疑他是被夸大其词的神化或是表里不一,他的内核早已根植在我的心底,从而生长茁壮,且不因任何外界因素变化。于我而言,他便是天才的代言人,赤子的象征者。

我终于找到了憧憬景仰的方向。

谢谢你,叶修。2017年,再续前缘。


ps:(还有娃娃启明不朽……17年前两天收到的话真是太好了😄

评论(2)